重庆文理学院众创空间

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学校首页

创新创业典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创新创业典型

杨永亮:在奋斗与爱中蜕变

作者:创新创业办公室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5-12 20:00

 

 杨永亮1.jpg

 

在奋斗与爱中蜕变

——访2015年“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”杨永亮

 

   “爸,你有点糊涂啊!”多年以后,21岁的杨永亮咀嚼着父亲年轻的尊严和苍老的愿望,五味杂陈地对父亲说。

    这种复杂的感觉,在后来长期的荆棘和流言中不断被温习。

    这个蒙古族家庭依靠务农养育了三个孩子,老大杨永亮一出生就被诊断为“先天性脊柱裂”,医生说:他可能永远无法站立。

生活:曾经如此艰难

    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的西南部,小山村还承袭着封建的“因果报应”说,邻居们认定杨家被诅咒:

    “上一辈做了坏事,报应到下一辈身上!”

    “祖坟没埋好,后代都要绝种!”

    “儿子生成这个样子,一家人还有什么指望?”

    自杨永亮出生后的12年,不管父亲愤怒还是平静,流言都不止,直到杨家小儿子的健康出世。

    “我爸很懊悔用弟弟的出生来堵闲话,来弥补家庭心理上的残缺。我跟他说:‘爸,你有点糊涂啊,’但又很庆幸弟弟出生。”杨永亮理解父亲当年的沮丧和焦虑,以及他面对糟糕境况找不到恰当处理方法的失落,“如果我能够站立、能够走路,那我跟别人就没什么不一样!”

    在成长的怀疑与苦痛中,杨永亮却无法用这样的自我认定解开心中的结。

   “小时候走路经常摔倒,没有小朋友和我玩儿。而我只知道把外界否定的眼光抛给父母,很委屈地问为什么我跟别人不一样,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满面愁容。我也很难受,就再也没问过。”

    母亲叮嘱他:好好学习,今后才能养活自己。

    12岁的杨永亮扎眼地站在初中生当中,一边学习,一边想方设法摆脱同学的恶作剧。他越来越排斥群体,也越来越隐忍。

    初二夏天的一个下午,杨永亮拿着作业本走回座位,他的左腿先向前挪动半步,半秒后右腿迈小步前跨,身子随之左右微倾。

    这样的姿势被一个男生看在眼里,他对杨永亮使了个绊儿。

    当杨永亮再次把右腿往前跨的时候,上身往前倒去,右臂下意识扶住一旁的课桌。借力不及,却碰到男生摆在桌上的墨水瓶,他摔倒在地,墨水瓶也“咵嗒”一声碎了。

    没人上前扶他。他双手撑在地上,膝盖跪立,抓住桌脚往上站起,眼神转向地上那摊墨水,他满脸通红地道歉:“对不起!我不小心!对不起!”

    这个强壮的男生看到摔碎的墨水瓶,两步走过去扯住杨永亮的衣领,把他摁倒在地,脸杵在那摊墨水里,拳头落在他的背上、肩上。两人扭打在一起,杨永亮挣扎着,不敌,鼻子、脸颊、额头沾满墨水。他眼睛红了,一边叫喊一边哭泣。

    生活事与愿违,展现在这个残疾男孩面前的不是善意与友好,不是对与错的评判,只是强和弱的对抗。

    “回到寝室我一直哭。我只记得我哭到深夜,脑子一片空白。我仅仅需要被尊重,但是很难,我不想这样下去了……我就拿着削铅笔的小刀在手腕儿那儿划,感觉不到痛。直到看到血流了出来,我回过神,那一刻特别害怕……本能的,我没办法放弃生命。”杨永亮平静的回忆透露着惊心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伤口很小,也未伤及动脉。

    这件事他至今没有告诉父母。事后,他对生命有了多于同龄人的体悟:“无法放弃,不如慢慢来。”

    人们接受黑暗,是因为清楚黑暗之后有黎明,黑暗之中时见灯光。经过挫折后的他变得坚强起来,而他的境遇似乎也开始顺利起来。

学业:与命运搏斗

    中考后,杨永亮考到赤峰市喀喇沁旗最好的高中。谈到此,他无奈地笑了:“到了最好的学校、最好的班级,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,只是看起来。”

    他和同学讨论数学题,前一秒还好好的,下一秒两眼一花就晕了过去,低血糖和低血压让他虚弱而疲惫;

    一堂文科综合测试,他皱着眉头分析政治题材料,手里的笔在勾画,鼻血就滴到了试卷上,正要做的题目已经看不清;

    鼻子动了手术,休学两个月,药和书成为他高三不可或缺的同伴;

     ……命运在他的生活里撒野,夺走他童年的快乐,甚至企图吞噬他年少不成熟的决心和勇气。

    杨永亮对此的态度一向是:今生命运撒野,我得把酒奉陪。

    19岁的杨永亮,终于考上大学。他怀着一腔热血来到重庆,他说:“蒙古草原广阔空灵,我倒想感受崎岖不平、陡峭险峻的土地。”

    他所在的林学与生命科学学院在星湖校区,这里既有山城的陡峭险峻,又有一汪湖水的恬然温润。在星湖,杨永亮终于打破沉默,融入周围的世界。在这里,除了学习,他将课余精力集中在创业和支教当中,开始了全新的生活。

创业:米粉试验

    杨永亮说,他的创业是偶然的。一碗回乡的米粉,在吃到高中回忆的同时,还让他吃到了商机。

    大一暑假,杨永亮去看望一个高中时认识的朋友——李哥。在李哥的米粉店里,他灵光一现:“市面上的米粉食用胶和添加剂普遍过高,有没有可能改进米粉的制作工艺让其更加绿色健康?”

    杨永亮和李哥关系不错。提出这个想法后,他们开始查资料确定其可行性。

    “为了米粉在保鲜、口味等方面都有所提高,在米粉生产过程中往往有对人体有危害的化学添加剂,例如:吊白块(次硫酸氢钠甲醛)、焦亚硫酸钠(一种食品添加剂,其成分中约有30%为二氧化硫)、硼砂(一种化工原料,多用于陶瓷等制造中)、明矾。”市场上的米粉存在很大的食品安全隐患。

    绿色米粉,可行!

    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,李哥和杨永亮在米粉的磨浆、蒸煮等各个环节进行改进,并突破性地以绿色蔬菜的汁液代替米粉中的染色剂。

    土豆、南瓜、胡萝卜、大枣、枸杞、苹果……两个人尝试了不下一百种食材,成功的有十来种。但新问题随之而来,在冰箱的低温环境下,手工米粉也只有几天的保质期,那如何保证顾客都能吃到新鲜的米粉呢?李哥决定将每天的米粉定量,每一碗都保证当场和面、当场做,这样的经营赢得许多人的光顾。

    现在,米粉已经打入当地市场,杨永亮和李哥给其取名为“黄金粉”,小店已经推出琉璃什锦粉(食材为土豆、紫薯、玉米)等特色米粉。凭借该项目,杨永亮在林学与生命科学学院的创业大赛中获得二等奖,他说:“李哥正在申请专利,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够支撑小店越做越大。”

支教:在爱中找回自己

    而创业,只是杨永亮大学的一部分风景。

    2015年3月,他参加了黄瓜山小学义务支教活动,一个名叫“翠翠”的小姑娘闯进了他的世界。

    第二次走进黄瓜山小学三年级教室,杨永亮在教室里扫了一眼。孩子们聚堆儿在嬉戏打闹,角落里有个小姑娘却眼神呆滞,显出不合群的样子。她的一截衣领卷在衣服里,红领巾的结歪在一边,头发乱蓬蓬的。这个小姑娘就是翠翠。

    杨永亮走到她跟前,蹲下来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    她微低着头,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瞪着杨永亮,手指尖抠着大拇指内侧,不答话。

    杨永亮看到了自己的影子:“她和我初中时的状态特别像,自闭、孤独,衣服总是脏兮兮的,排斥别人也被别人排斥。她没有妈妈,爸爸不怎么会照顾她。”

    第三次起,杨永亮开始给翠翠带各种各样的小礼物,“笼络”她的心。4月份,他每次去教室,翠翠都会主动站到他身边,和他说话。6月份文艺汇演那天,杨永亮抱着翠翠照了一张相,按下快门的那一刻,笑容在翠翠脸上绽放。

    这张照片里,杨永亮也大笑着,露出牙齿,看起来没有任何烦恼。长大后的杨永亮向小时候自卑、自闭的自己也伸了一把手,并得到了极大的回报。

    生活对杨永亮来说并不完美。朋友们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都叹了口气。当他沿着星湖校区的香樟大道走过去时,他知道很多同学和老师都以为他是特殊学校的学生。然而不久,学校里的人都仅仅把他看成是杨永亮了,他们尊重他。

    2015年,凭着自强不息的精神和出色的表现,杨永亮获得共青团中央“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”提名奖,并获“中国大学生新东方自强奖学金”,他的人生越走越明亮!